有一次她绣麻雀,【嵌牛鼻子】月球

从前,在壮乡有个名叫达汪的姑娘。她聪明美丽,心灵手巧,绣出的花、鸟都像真的一样。

学号:16069130022                              姓名:李凤仪

有一次她绣麻雀,还有一只眼睛没有绣好,一不小心绣花针刺破了小手指头,一滴血不偏不倚,恰好滴在了要绣眼睛的地方。突然,奇迹出现了,那麻雀的眼珠骨碌碌地转了起来。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于是便用袖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看,这次看清楚了那圆眼睛带着血丝眼皮还在一张一合呢!不一会儿,那麻雀竟在绣花巾上扑打着翅膀,飞走了。

链接:

看到这些,达汪姑娘不禁懊恼起来,心想刚才应该把那只麻雀留住,养起来也好给自己做个伴,一个人在家实在太寂寞了。

【嵌牛导读】已经有很多人曾在月球上漫步过,对于他们来说,太空探索简直就像
“参观帝国大厦”一样。但是,对于那些曾在月球岩石上散步过的人们来说,真正能永远长留月球的人只有一个。

从此以后达汪姑娘每天绣花时,总觉得那红眼睛的麻雀在窗外啾啾地叫着,但她一走到窗口,又什么也看不到。有一次,她正在绣一朵大红花,那麻雀又在窗口啾啾地鸣叫她立即跑出去抓,那淘气的小麻雀竟然和她捉起迷藏来。用手抓它,它跳上树,用石子打它,它又钻进树丛。达汪就这样又抓又撵,不知不觉来到一座大户人家院子的旁边,只见那麻雀扑打了一下翅膀,便飞到高墙里去了。

【嵌牛鼻子】月球

达汪姑娘见小麻雀飞走了,觉得非常可惜,正想转身往回走,忽听见高墙里弓弦一响,传出了麻雀啾啾吱吱”的哀鸣声。接着,有个小东西掉到了她的跟前,扑哧扑哧直跳,正是她刚才要抓的那只麻雀。她忙用手捧起来一看,哎,麻雀的脖颈受了箭伤。达汪马上掏出白手帕,这时,那大院的后门开了,有人吆喝道:“那是什么人,敢拾我家老爷射下的麻雀!”说着有两个人向她跑了过来。

【嵌牛提问】你怎么看待把遗骨送往外太空这种做法?可以考虑从太空生态、人类精神方面回答

达汪一看,原来是土司老爷家的两个家丁,她赶紧用白手帕将麻雀包了起来。那两个家丁来到她跟前问:“你手帕里包的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刚才我家老爷射下来的麻雀?”姑娘有些发慌,吞吞吐吐地说:“没,没什么东西。”边说边把白手帕藏到了身后。这只麻雀可能是太疼了,便在手帕中挣扎了起来。这一动,被一个眼尖的家丁看到了,他说:“没有东西?你在撒谎吧?没有东西为什么手帕会动?”说着,就将手帕抢了过去。

【嵌牛正文】

恰巧这时土司老爷也跨出了后门,他说:“找到我射下的麻雀了吗?”抢走手帕的家丁马上跑过去跪下,双手把白手帕献了上去,对土司说:“是这位姑娘拾到了。”

尤金·舒梅克(Eugene Shoemaker)看着自己制作的月球模型。 来源:NASA

土司老爷打量一下姑娘,只见姑娘长得如花似玉,娇美动人,只是现在表情很窘迫,脸色由红变白,直冒虚汗,好像还在微微发抖。土司老爷便打开了白手帕,可是根本没有什么麻雀,白手帕上倒是绣着一只麻雀。土司老爷大怒,把手帕向家丁的脸上扔去,大骂道:“蠢笨的奴才,竟敢跟老爷开玩笑!我要的是真麻雀,谁要这绣的麻雀。”

图片 1

那家丁急忙拾起白手帕一看,可不,手帕上果真只是一只绣的麻雀。

已经有很多人曾在月球上漫步过,对于他们来说,太空探索简直就像
“参观帝国大厦”一样。但是,对于那些曾在月球岩石上散步过的人们来说,真正能永远长留月球的人只有一个。

那家丁看到手帕上有血迹,于是举着手帕对土司老爷说:“老爷请仔细看着,这手帕上的血迹还没干呢,一定是这姑娘把麻雀放跑了。

迄今为止,已故的科学家尤金·舒梅克(Eugene
Shoemaker)仍然是唯一一个遗骨葬在月球上的人。即便是一个非专业的观星者也可能会知道舒梅克的名字,这个名字来自著名的Shoemaker-Levy彗星,这个彗星在1994年撞击了木星,并化成了碎片。这个由舒梅克和他的妻子卡罗琳(Carolyn)以及戴维·利维(David
Levy)一起发现的彗星很不寻常,因为它标志着人类第一次能目睹行星碰撞。这次的碰撞事件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怀俄明州的一个小镇建起了一个星际着陆的地带,欢迎来自木星的潜在难民,而舒梅克也成了家喻户晓的名字。

达汪姑娘刚从紧张的情绪中松过一口气来,听家丁这么一说,把手帕拿过来一看,真是怪事,这手帕上本来什么也没有的,她什么时候绣下了这只麻雀呢?忽然间,她想起了以前绣了那只麻雀,染上自己的血飞走了的事,便说道:“老爷,这是我的手刚才在这里被芭芒刺伤出的血,我拿手帕来包扎,不想这手帕被这位大爷抢去了。”

舒梅克有着辉煌的事业,他将地质学和天文应用相结合,创建了行星科学领域。他研究了许多地球上的陨石坑,并于上世纪60年代初,在美国地质调查局内创立了天文地质学研究计划。舒梅克利用他的知识来训练一些阿波罗计划的宇航员,让他们能根据月球表面的地形寻找一些未知的事物。

土司老爷为了讨好姑娘,便瞪了家丁一眼让他们退下,然后色迷迷地对姑娘笑了笑。达汪姑娘一看就知道他不怀好意,赶忙低着头跑回家去了。

图片 2

达汪跑到家,关好房门,掏出手帕,那上面绣着的麻雀突然又活了,扑扇着翅膀飞了起来。飞到屋檐上,它回头对达汪不住地点头。姑娘把手一招,麻雀又飞回到达汪姑娘的面前。姑娘把衣兜一张开,麻雀飞进了她的兜里。姑娘疼爱地抚摸着小麻雀,生怕它再离开自己,剩下自己孤孤单单一个人多么的苦寂无聊。

尤金·舒梅克和他的妻子–研究员卡洛琳·舒梅克。 来源:USGS

那土司老爷自从见了达汪姑娘,心中就起了邪念,对她念念不忘,要讨她做姨太太,但达汪誓死不从。土司老爷仍贼心不死,对姑娘纠缠不休。这年正赶上大旱,土司老爷便对她说:“要么你做我的姨太太,要么就去做童女去求雨。”做童女可是一件痛苦的事,在祭神前要斋戒,祭神期间不许吃饭也不许喝水。但达汪情愿受罪,也不愿做土司老爷的姨太太。

1997年7月18日,他多彩的生活突然结束,当时他在一次车祸中死于澳大利亚的一个流星陨石坑。但即使已经死亡,他的旅程也远未结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