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先生对王太太从来都是说一不二,老一辈的人应该会知道

白米,石灰,铁链,煤油,这都没问题!但囗舌?正阳?人气?…这是什么意思?上校喃喃自语的。

王太太觉得自己挺成功,并不是她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业,挣了多少钱,而是嫁给了王先生。虽然她现在也是烫着时髦的发型,开着豪车,住着豪宅,还小保姆伺候着,可她总是放心不下,她知道自己是乡下女娃,大字不识一个。

让我们转换一个时空,小发和会长穿的是卡其色的制服。

所以她可着低姿态做人,对儿女尽力宠着,不敢打骂,因为她知道王先生疼儿女大过她,也不敢跟王先生顶牛,因为她知道他随时可以不要她了,然后再续一房更年轻漂亮的。

岛内刚刚发生了一舴十分大的动乱,社会上仍然很动荡不安,虽然一切都己经过去了,但是这附近的军队还没有撤去。

王太太没工作,因为她不认字,连手机也不大会。周围别墅里的太太们,要么是品茶赏花,要么是古董字画,这些她一个大字不识的乡下姑娘,怎么都不大开窍,而在家里王先生总不愿意与她交心,所以她常常在外摆出一副高冷的模样,走出门尽是鼻孔冲着天上。

我要说的是,时间背景请自行判断,有关的人,事,物皆为事实,老一辈的人应该会知道。

她听不得别人说她儿女的淘气,儿女的不好间接说的就是她这个当妈的不好,凡有园子里小孩儿跟自己儿女打架,她总能豁出去一副不要命的样子,仿佛这样才能显得出她对子女的爱。

因为这一次的动乱,k医学院被迫暂时迁到山上的驻军营区里面去,这些学生总共也才十八个人,现在又碰上这种事,大部分的同学都返乡去避难了,整个临时学校加上教授,只有七个人。这晚管理宿舍的老师不在,有两个男生溜去女生宿舍找小莉和小芳,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很奇怪,聊着聊着就说到鬼了。

王先生对王太太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但对于她溺爱子女,与“欺负”自家的人拼命,他是不大管的。他觉得,这样是给家里争气,虽然他在心里不大看得上王太太,但他容不得别人说三道四,她无论如何,都是自己家的太太。

你们两个怕不怕鬼 ?其中一个男的问。笑话!都什么时代了,你们还相信这种事?迷信!小芳不屑的回他..你说这什么话?你不迷信,你不怕?那你为什么今天上解剖课的时侯,手还发抖?另一个男孩这样反驳她。我发抖?少来,我看你才是吓的眼睛不敢打开吧!小莉立刻不甘示弱的反击。胡说!我..我…那有不敢睁开?我是刚好眼睛在痛罢了…本来四个人聊的好好的,就这样吵了起来。

王先生自己也知道,是不可能和王太太离婚了,她虽然有千般不好,小心眼儿之类的,但多少都是原配夫人。现在自己坐的这个位置,不晓得有多少人暗中觊觎。婚变到了这他这样的高度,是如何都承受不起的损失。

哼!你们两个要不是没胆的话,怎么会一看到死人就吓的屁滚尿流?这只怕是对男人最大的侮辱了!说我们怕死人?笑话,作医生的会怕死人?好!我们现在就到解剖室去,要穿过中堂才算!这两个男的连声冷笑。

王先生头抬的很高,自觉事业有成,家庭美满,老婆听话,子女乖巧,每年挣到的钱足够他在过去同学朋友面前炫耀,他看镜子里的自己,比马云一班人都要高上一截儿,他没有什么可求于别人,所以更加自信满满。

这时侯正是夏天,晚上显的特别的详和,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现在中堂里刚停放着不下十具的尸体,都是在这次的事件中不幸死亡的。从宿舍到解剖室有一小段距离,中间有一片树林,校方将那个地列为禁地,没有老师的带领,任何人不得接近!但是这些人己经不管那多了,其实那两个男的有他们的想法;等一下她们去,一定会吓个半死,最好再装鬼吓吓她们,哈,还怕这两个女的不手到擒来?好!我们各走一边!如果你们没去的话,以后我说什么你们都听我的!小芳十分肯定的说…好!一言为定!不去的是小狗!!这两个男的也在暗暗得意…穿过了那片树林,来到中堂的门囗,其中一个突然说:阿志。

白天上班前,他都花许多时间整理仪容,譬如西服扣子,头发要梳的油光发亮,再抹点粉遮一遮胡茬钻开的毛孔,眼角纹,亮堂!他也从不看书,也不看电视,因为这些都已经不能带给他任何东西,他心里没有国家,没有社会,没有朋友,唯独有个理想,是要把银行里的数字再翻一番,堆得高高的。

我看她们是不会来的!

可王先生终究还有不满意,虽然在外人看来家庭美满,生活富足的他应当很幸福,但他总觉得生命中有自己把握不住的东西,像是镜子上怎么擦都擦不干净的一个小黑点。他自信,自傲,是个完人,但那个小黑点怎么擦都擦不干净,所以他开始养狗。他想要用养狗,来填补那个黑点占据去的空虚。

我们也不用进去了…这地方看来阴森森的。

王先生是这片别墅区里唯一一家养狗的,自他手里过得品种如过江之卿,大到边牧、金毛,小到泰迪、柯基,没有他不识得的狗。但不知怎的,他养出来的狗,总不如别人说的那么温顺聪明,雇来专业的训犬师,也教不会去固定地方拉屎撒尿,总会把院子里弄得到处都是狗粪。

怕什么?不过就死人罢了,有什么好怕的?我们不进去,万一她们真的进去了..那我们两个不就丢脸死了?走啦走啦。

王先生也很少遛狗,至多是下班回家,冲着角落里的狗圈叫两声,再多就没有了。对于这样的养狗办法,他很满意,至于狗有没有出去闯祸,嗨,大不了赔点钱就是了。

阿志比较不怕。到了门囗,弄开门..一阵冷风吹出来…一具具的尸体整齐的停放在地上,阿志首先走进去,另一个还在犹豫。

王先生的狗,又把邻居的花踩得稀烂。这片别墅区,很少有建的挺高的院墙,王太太又很少给狗带着牵引绳,说是怕绳子累得狗子喘不过气。所以整个小区,都能看见王先生这条狗,四处捣乱。

快一点进来啦,你不是暗恋小莉很久了吗?这一次好不容易有机会,你却没胆子去享用?

养花儿的这家李氏夫妇被糟蹋的不是这一次了,虽然他们很爱养一些花,也从来没说过什么。王先生和王太太从来没觉得这是大不了的事,如果李先生李太太找上门来,大不了赔点钱便是,遛狗不牵绳子,仿佛天经地义一般。

阿志急急的催促着…这个男的姓金,小金想了想,一咬牙就跟阿志一起走了进去。

李氏夫妇没有来,王太太更会想到,这家子肯定是怕了自己丈夫,所以不敢来。王先生早就认为,他们肯定是怕自己的,并非出门碰面,他们不敢和自己对视,而是他天生认为大家应当都是怕自己的,他天生都是抬着头走路的人。

我们就躺在这些尸体的旁边,用白布盖着,等她一走过来我们就跳起来吓她们…包准她们吓的昏倒…到时侯..嘿嘿..嘿…你爱怎样就怎样。

况且这李先生是在城里教书的,嘁,教书的顶什么用,这别墅也必然是家里老人给凑钱买的,穷教书的下九流,没出息。尤其是李太太又长得好看,他看不起教书的,但如果是个漂亮的女老师,那又另当别论。开车出门时,如若是遇上李太太,他也总会朝她丰满的胸脯上瞟两眼,仿佛能用眼神摸上去。

不过..先说好,这件事回去之后谁也不准说…她们..嘿..也不敢说的。

王太太想必是知道这一点的,王先生从来不吝对李太太的夸奖,多是当着王太太的面儿。王太太自是不敢表露什么不满,她也从来不恨自己丈夫看别人老婆,要怪就怪李太太长得太漂亮,总穿的跟妖精一样,花枝招展,那不就是诚心勾引男人。

阿志的心思比较坏,想的又多。

因此,自家的狗踩了花是对的,是对李太太的一种惩罚,她早想好了,如果那个女人找上来,还有后招对付她。

于是他们两个就躺在地上,拿了两块白布盖住。

李先生海外留学归来的博士,平日里说话行事,都客客气气,斯斯文文的,处处都显着受过良好教育的礼貌。对于王先生家的狗来糟蹋花草的事情,他始终不愿意去说。他觉得王先生应当是受过教育的,自然会过来主动道歉,自己上门去讨说法,总归有失斯文。

一动也不动的…过了约十分钟…听到她们的声音传来了…阿志更是窃笑不己。

可王家始终没过来道歉,李先生还不敢置气,王先生可以无理,但他却要有一个知识分子的的尊严。到了这次,他家的狗,又来破坏,把自己好不容易养活的牡丹花咬的满地都是,李先生有点忍不住了,倒不是为了那几朵花,实在是养了这么久,第一次花了大精力搭理的花草,就这么给败了。还牵连了旁着的芍药,丁香。

只听到两个女孩子也是一样..一个说要进去,一个说不要进去…最后还是开门一起走了进去。

李太太决定去找王太太理论,可李先生却不大愿意过去,总拦着她,他自觉受到的教育大过了怒气,李太太却不以为然,而且这也是必须去讲清楚的,她一不撒泼,二不吵架,只要把道理明明白白说清楚,不就可以了吗。于是两位太太见了面。

事情就像阿志计划的一样。

李太太很客气:“王太太吧,你好,我是前面那栋的,我姓李。”

两个女孩也顺利的昏倒了。

王太太当然知道她是为什么来的,心里那种厌恶感全晾在了脸上:“是你啊,我早知道你了。”

想怎样?总不能在这个鬼地方吧!就一人一个的将女孩抱出去。

李太太登时红了脸,她哪里知道这妇人的泼辣风格,半晌说不出话,可她又必须说清楚:“没什么,就是你家的狗,总是把我家的花,弄得乱七八糟。”

但是…到了门囗。

“是吗?”王太太的鼻孔,又翻了起来,“狗天生爱去闻那些花花草草的,我也教训过它了。”

喂…阿志…小莉..好像没呼吸了。

“我们的花”,李太太的声调高了起来,“我们伺候了好久才活的。”

小金.突然发现怀中的女孩没有动静。

“我也说的花啊,没什么,谁家不养个小玩意儿,再养几盆就行了。”

真的假的?是..是真的..你看看。

“可我和我爱人,都最爱着几朵,活过来,多不容易!”

小金有点害怕的说着。

“王先生跟我,也很爱花。”

阿志马上放下小芳,去看另一个女孩。

“假如你家的花,被别家狗糟蹋了呢?”

是真的!连心跳都没有了..这下两人就慌了..连忙就对小莉作人工呼吸和心脏按摩,可是却没有活过来的迹象..这时小芳也醒过来,看到这两个男的正对小莉上下其手,不觉大声的骂他们,:你们在干什么?,我要告诉教官!,说完要去拉小芳起来。

“谁敢呢?”

小芳!小芳..我们走…小芳你起来呀?

“再说了,就几盆花,值几个钱,有钱您搬家啊,换个舒服的地方。”

一边摇着小芳一边狠狠对这两个男的说:没想到你们么下流,真不知道。

李太太再也说不出什么,掉头就走,回家看见了丈夫,她就要哭出来。

小莉伸手探探鼻息..惊叫着说:你们把她怎么了?我要去告诉教官!,说完就要起身。

李先生好歹劝了半天,虽然觉得王太太过分,却也不想做什么出格的事。他觉得王太太野蛮,不讲理,但他却不能野蛮,这样有失身份。但李太太不答应,他必须要帮她出头。既然王太太说不通,就找王先生吧。他还不便当面去说,客客气气写了封信,心中也不提王太太与妻子的那场争执,只不过说了说养狗该要文明养狗,还想到王先生看到这封信,受了感动,上门来道歉的模样,这才让小保姆送了过去。

如果这件事让校方知道…那这两个人的前途就完了!小金此时也回过神拉住小莉说:小莉..你听我说…,但小莉放声尖叫:放开我!救命

王太太把邻居顶了回去,心里舒畅了许多,她早就想羞辱羞辱李太太这样的女人,而她又正好送上门。她能想到李太太回去得要告诉李先生受到的憋屈,这样这两口子才得醒悟过来——即便把他们家的花草糟蹋了,那也得看是谁家的狗。王家的狗踩了你家的花是不应当抱怨的,这样以后李家肯定怕了王家,想到这一层,王太太得意起来。

杀死人啦。

李家的保姆送来信,不用说,定然是那个贱女人写的,上书了王先生亲启。她心里的怒气,“蹭”地一下就冒了上来。她恨李老婆,恨字,更恨会写字的李老婆,她决定不收这封信,让自家的小保姆,给送了回去。

小金一时紧张…就 住小莉的嘴…渐渐的..小莉的声音没了。

李先生不主张再把那封信送回去,虽然他觉得王家不收这封信,是故意侮辱他,他甚至想跟王先生在路上打一架,但这是有失斯文的,他只能告诉太太,那家子太野蛮,两口子都是混蛋,而我们是文明人,是不跟混蛋置气的。这多少安慰了一下李太太,她虽然出不了气,但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忽然觉得,做个文明人太吃亏了。

连呼吸也没了。

两口子正说着,小保姆又送进来一封信,李先生一看,上面儿的门牌号是自家的,说着却是让王先生收。他忽然想扣下这封信,但这不是一个文明人应当做的事,于是他让小保姆送过去。

死了?小莉就这样的不小心给小金活活闷死了!一下子出了两条人命…这两个男的可就急了起来。

一开门,王太太当时就炸毛了:“说了不收还送过来,赶紧走!”

怎么办?本来是大有可为的青年,这下只怕要到监狱去渡到五十岁了…阿志急中生智。

“给王先生的”,小保姆畏畏缩缩地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