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眼睛平静地直视着她说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呀,鲜红的血顺着女人的脸流了下来

人死了会变成鬼!这是奶奶在世时说的。几年了,我总想能再看到她,能再静静地躺在她怀里享受着她手中蒲扇送来的凉风,能再听她那永远也讲不完的鬼故事。
后来我听村里的一位老人说,只要是在七月十五这天用铁锹铲好几块草皮,天黑后坐在交叉路口,将草皮一块顶在头上,一块垫坐在屁股下,一块铺在自己的面前,就能看到死去的亲人。我想:如果是真的,那我不就又可以见到我那可亲可敬的奶奶了吗?
好不容易捱到了七月十五,我早早地铲好了草皮,眼睁睁地盼到天色暗了下来,就赶忙背着正在四处忙着烧纸钱的娘,急不可耐地来到村后的一个交叉路口,按老人所说的方法坐好,静等祖母的到来。
开始我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只是盼望着早点看到久别了的老祖母。可是坐了半天一点动静也没有。一阵阴风吹过,四处都像在悉悉索索、若有若无地发出响声。冷冷的风灌进我的衣领里,背脊就像贴在了一块冰上,浑身上下的汗毛不知不觉地竖了起来。抬头看看对面那小山上迷迷蒙蒙竟有无数的的黑影在不停地晃动,有的在不住地朝我点头、有的在朝我弯腰、有的在频频向我招手,还有的竟像直奔我而来。吓得我头皮一阵阵发麻,自己都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声。我强忍住心中不断增长的恐惧,不停地安慰着自己:别怕,别怕,老祖母就要来了!
哎!哎!哎!哎!这里有一个还没开鬼门关就私自跑出来的小鬼,快抓回去领赏!一个令我毛骨悚然的怪腔怪调刚落音,我就被一只大手提到了空中,颈上也被迅速套上了一条冰冷的铁链。我拼命手舞足蹈地挣扎着大声喊:我不是鬼,我是人,我是想见一见我死去的奶奶才到这里来的,你们不能把我带走,我娘找不到我会急疯的!
嘿、嘿、嘿、嘿!那夜猫般戚戚的怪笑又一次响起,一个阴森森的声音说:回去?回哪里去?乖乖地跟我们到阎王那里去受罚吧!你也不看看你已经落在了谁的手上!嘿、嘿、嘿、嘿!
我真的扭头朝后一看,天哪,竟是两个我从未见过的一模一样的家伙。他俩除了腰上围着一小块遮羞的兽皮外再也没有一块布片,胸前一根根的排骨凸起,就像是摆着的干柴棒,光光的脑袋上两只眼睛已经深深地陷成两个圆圆的黑洞,正不时地往外冒着一丝丝绿焰,耳朵上吊着的两只大耳环正往下滴着鲜红鲜红的血。看得见一节一节骨头的手上握着一柄大铁叉。我的头顿时像要炸开了似的失声大叫起来:你们不是人呀!你们是夜叉鬼!
嘻、嘻、嘻、嘻,看不出你小小的年纪还有点见识,不错我们就是专管巡夜、擒拿的夜叉,你已经违犯了阴间的禁令——私出鬼门关,我们要把你交给阎王发落!
我糊涂了,我又没死怎么就不明不白地变成了鬼呢?就在这时,一个夜叉猛地拉了一下我脖子上的铁链,我猛地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地跟着两个夜叉往前走去。
越往前走,路上的人竟渐渐地多了起来,我看不清他们的脸,只能看到一个个黑黑的人影。他们低着头自顾自地急匆匆往前赶,就像是急着赶去参加什么活动。夜叉又猛地拉了一下铁链恶狠狠地吼道:看什么看,他们都是孤魂野鬼,每年只有今晚开鬼门关时才能出来四处抢一点好心人烧的纸钱。快走,别耽误我们的事,一会我们哥俩交了差说不定也能去抢点纸钱呢!
在颈上那哗哗作响的铁链声中,两个夜叉推推搡搡地把我带进了一个大殿,殿内阴风扑面,愁云滚滚,我浑身打着寒战,上下牙齿不住地磕打着发出磕磕的响声,身体自然而然地缩成一团,不由自主地蹲在了地上。
哎哟!痛死我了呀!下辈子我再也不做害人的事了呀!一声凄惨的大叫把我吓了一跳。
侧眼望去,只见两个小鬼正用力地推着一付石磨,磨眼里塞着一个男人,下半身已经被磨成了肉泥,那鲜红的肉泥正顺着磨边往下滴淌,男人的上半身还在一点一点地往里进,不住地发出痛苦的哀嚎。
小鬼不耐烦地吼道:叫也没有用,谁叫你活着的时侯夺人钱财、害人性命?你以为能逃脱阳世的刑法就完事了吗?嗨嗨,告诉你吧,要磨你十次呢,你就熬着吧!小鬼说完一齐用力猛推,那男人一点一点地吸进了磨眼,我耳朵里只听到一阵骨头被碾压破碎的咔嚓咔嚓的响声。
放了我吧!下辈子我再也不敢当二奶破坏别人的家庭幸福了,谁知道到了地府要受这样的苦呀!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真的再也不敢了!一个女人切斯底里的、杀猪般的惨叫声传了过来。
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女人被绑在一根大树叉上,两个瘦得浑身都见不到一点肉的老鬼正将一把大锯架在她的头上拉扯着,鲜红的血顺着女人的脸流了下来,片刻工夫鲜血里又混和了白花花的脑浆,就像是被打翻了的牛奶和巧克力。女人的叫声越来越小了,不一会儿就被锯成了两半,花花绿绿的肠肚流了一地。我不由得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恶心地吐了起来。
哪里来的小鬼?抬起头来!随着一声大喝,我身旁不知什么时侯竟站立了两排手持木棍的恶鬼。
我抬起头一看,眼前上方的桌子后坐着一个牛头、马面、人身的厉鬼,头上帽子两边的两个圆招牌正在不停地摇晃:说,你小小的年纪为何要做恶事自损阳寿来这里受审?厉鬼在上面一边朝我大吼一边拿起桌上像砖头样的木块用力地朝桌子上拍去。吓得我肝胆俱裂一下子站了起来说:
我不是鬼,我是人,我只不过是按人家说的办法坐在路口想见一见我去世多年的奶奶,没想到被他们两个稀里糊涂地抓到这里来了!我壮着胆子指了指抓我来的两个夜叉战战兢兢地说。
听我一说,那厉鬼把头伸过桌子朝我认真地打量了起来,半天后才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嗯,果真一身的阳气,快拿生死簿来我查查,拿错了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一会的工夫,一个鬼捧着一本又大又厚的帐本送到厉鬼的桌上。厉鬼不再理我低下头仔细地查看了起来。
不好,果真是拿错了人,你是不是叫小小?厉鬼问。 是的。
你奶奶是不是五年前死的?厉鬼又问。 是的。
厉鬼合上生死簿说:本想念你一片孝心,叫你见一见你奶奶,可惜她早就转世投胎了。你可要记住从今往后不要擅闯阴间,不能把你看到的一切对别人说,你可做得到么?
我不住地点头说:做得到,我做得到!
厉鬼不再看我,朝我挥了挥手,我就啥也不知道了。
等到我醒来的时侯发现自己仍然呆呆地坐在叉路口,刚才的一切就像是做了一个梦。直到远处传来娘在大声叫我:小小,你跑到哪里去了呀?快回来,娘找你半天了!我才如梦初醒地一骨碌爬起来拼命地往家里跑去。虽然着实挨了我娘一顿打,但我却一直不敢把到过阴间的事说给任何人听。

夜晚繁星点点,大街异常安静。小麦从迪吧里依依不舍地走出来,刚才还兴致勃勃地笑脸,在接触到室外冰冷的空气那一瞬间被冻结了。心情随之也暗淡了,她想起了家,想起了爸爸和他新娶的后妈,她烦
路灯泛着橘黄色的光,惨淡地照着路面上,偶尔吹在身上的风让她感觉到了寒冷。招了半天的手想拦一辆出租车,可都有人。她边走边回头看有没有空车,一直走到下个路口才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刚坐好,听司机问道,小姑娘,要去哪?小麦说出了家里的地址,然后闭上了眼睛,感觉到车平稳地驶在马路上。
一阵颠簸她睁开眼睛,并向窗外望去,黑暗中看不真切街旁的景物,她转头往前看去大吃一惊,她发现司机竟然没头,她的心怦怦猛烈地跳动着,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她的嘴里发出恐怖的尖叫,一个急刹车,车停了下来,司机好端端地坐驾驶室里回头盯着她问:什么事?
我刚才看见你你没有头。小麦被吓的脸色苍白,结结巴巴地说。
司机笑了,扬了扬手里的打火机说:我捡它了。 小麦松了一口气,车继续向前开
不一会司机问:到地方了,停哪儿?就这吧。小麦指了指路边说。车子缓缓地靠路边停了下来,司机抬起计价器。
41块,凑个整,给40吧。司机说。
小麦翻遍了包只找到28块钱,心想下午出来时明明拿了爸爸一百块钱的,怎么这么快就剩28块了——烦
钱——不够吧?司机盯着她问。 小麦感觉脸红,坐在车上拿着一把零钱不知所措。
司机眼睛平静地直视着她说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呀!多让父母担心的。
小麦皱眉说:不就是钱不够吗?你又不是我的谁,要你管?
司机突然有些激动,你们这些孩子真不懂大人的心哎!你这反叛的性格就像我的女儿一样,她呀!小的时候门门功课优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高中人就全变了,整天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不算,整天整夜的不回家。***妈去世的早,我起早贪黑的开着车想着多赚点钱,哎!也怪我,对她的关心是少了点。
司机沉浸在回忆里,唠唠叨叨地讲述他自己的事——
小麦早听得不耐烦了,心想这些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但是钱不够要怎么办?——烦
司机抬头说小姑娘,如果你帮我办一件事,这车钱我就不要了。
小麦不明白司机让她做什么事,月光下只见他的脸上爬满了悲伤,那一刻的神情竟然有些像爸爸。她忍不住问:什么事?
司机继续平静地说道:小姑娘,这是一个存折,我想求你帮我拿去给我的女儿,里面有我家的地址。
小麦想问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你不自己拿给她?难道也像自己和爸爸一样,中间隔着一道鸿沟,见面也不说一句话?她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司机那张对她充满信任的脸,接过司机手里的存折点点头,推开车门下了车。再一回头车早已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第二天,天下起了大雪,街上的人们行色匆匆,小麦费了好大劲儿才找到了司机的家。那是桥北平房中很普通的两间小屋,一个年龄和她相仿的女孩打开了门问:你找谁?
小麦问:你爸爸是开出租车的吧? 女孩点点头
他让我把这个带给你。小麦把存折递过去。
女孩睁大了眼睛,直瞪瞪地盯着小麦,嘴巴张着,好半天才从喉咙里发出颤抖的声音:我爸、我爸前天因为疲劳驾驶,不小心睡着了,和迎面而来的大货车相撞,当场就去世了。
小麦顿时浑身颤栗,嗓子干得要命,感觉头皮发凉,头发根都竖了起来!昨晚难道是见到——鬼了?毛骨悚然!
女孩见小麦不信拉着她进了屋里,屋子里赫然摆着一张黑白照片正是昨晚载她的司机。
小麦傻了,脑子懵懵的,喉咙象着了火,一口一口使劲地咽着唾沫。
回去的路上街上冷冷清清的,偶尔有人擦身而过,转瞬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寒风刮在脸上像刀子似的,刮的脸生疼,小麦不禁打了个冷颤。耳边依旧回响着司机女儿跪在他爸爸的遗像前,发疯似的哭喊声:爸爸爸爸
小麦的嘴角微微颤动,一串一串晶莹的泪珠从眼睛里涌了出来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的向家的方向跑去,她想今晚好好和爸爸聊聊,她还想去上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