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作品也具有三个特点,2003年以小说《王贵与安娜》蜚声海内外网络文坛

图片 1

图片 2

六六,安徽合肥人。1995年毕业于安徽大学国际贸易系。毕业后多年从事外贸工作。1999年赴新加坡定居,做幼儿教育工作至今。

所谓网络写手,是指以网络为发表平台的文学创造者。

从1999年起,她以六六为笔名在网上撰文,2003年以小说《王贵与安娜》蜚声海内外网络文坛。

他们具有三个特点:青春性,即创作者多是年轻人,作品也充满青春气息;业余性,即他们往往不是专业写作,而是业余爱好;追求个性,即他们写作往往是为了凸显个性,追求标新立异。

六六的其他作品还包括小说《风月》、《公元2001年3月16日》和《双面胶》等。

他们的作品也具有三个特点:“奇”,即情节和构思要新颖爽快;“快”,即要有更新速度;“俗”,即要通俗幽默、浅显易懂。

谚语说:“十对婆媳九不和”,又说“女婿是丈母娘的半个儿子”,却没有听过“媳妇是婆婆的半个女儿”。婆媳关系总也不会像母女之间那样少有隔阂。为什么?六六把这个敏感的话题演绎成一部小说,在网络上引起了一场势头不小的讨论。

马龙潜曾这样评价网络写手:这是一群边缘艺术家,他们有自己的规则,在网络上多以化名出现,文风洒脱自然,思想无拘无束,天马行空,任意为之,“仗剑行千里,微躯敢一言”,这些地下世界的游侠们,在一片烽烟中,各据山头无人喝彩,傲世独立。“青史几番春梦,红尘多少奇才”,网海钩沉,淘尽英雄,其中又有几多辛酸,几多无奈,思之不免感慨万千。

读书报:《王贵与安娜》是你的第一部作品吗?你的专业是国际贸易,怎么转向写作了?

网络写手写作大多自由洒脱,无拘无束,但按他们的创作状态分,大概可分为三类。

六六:《王贵与安娜》是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在此之前,我已经在网络上游弋很多年了,大多是写散文、小品文或短篇小说。

第一种,参与型写手,也叫自嗨型写手。

我认为专业是为了学一门手艺,是为了今后在社会上立足,与兴趣是截然分开的。写作是我的兴趣所在,就像有人喜欢看足球,有人喜欢唱歌一样。

这种写手通常不为名,不为利,只图自己开心。

网络尚未普及的时候,我只能算是文笔好的一类,可以把事情叙述清楚,可以按领导或老师的要求交出一篇有文采的报告,却很少用文字写自己喜欢的东西。网络
这个平台提供了我展示自己另一方面才能的机会。最初上网只是潜水,大多时候只观不语,后来就有些感悟,撰写成文,在一些海外的网站上发帖,却有不少朋友喜
欢,追着看并评论,于是慢慢就习惯用文字表达自己了。

他们写作是为了抒发情感、张扬个性、表达自我,顺便找几个志同道合的人在空闲时“谈谈人生”。他们不在乎签约与否,粉丝数量对他们来说也不重要。有了点赞,他们会很高兴,有莫大的成就感,没有也不会因此放弃写作。因此,他们不会日更,不会靠外界的力量逼自己读书、写作。写作对于他们来说,更多是“玩”。

读书报:婆媳关系是个永恒的话题,但真正往深里探讨的文学作品不多,而你的《双面胶》将婆媳关系作为主线。你是怎么想到要触及这个领域的?是不是自己有感触?

他们的作品是生活的记录,是心境的缩影,是他们以后回忆往事时的重要线索。

六六:我写作大多是信马游缰,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并没有刻意地去准备或计划写一部作品。经常是网络的一个热点讨论或是时下大家都关心的一个问题,激起了
我的创作欲望,于是即兴创作。我的写作过程很快,自己称之为“鬼附身”,趁着文思泉涌,一气呵成,在网页上以发帖的方式写作,也不存盘,有时会辛苦写几千
字却因为操作失误而必须重新写过。写《王贵与安娜》用了两个星期,而《双面胶》大约是20多天。

第二种,表演型写手。

逛论坛的时候,我发现,婆媳关系是
一个永恒话题,每家都有些小磕碰乃至大纷争,这种或小或大的意见分歧是每个人在家庭中不同立场的反映。在家庭问题上,往往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执一词,从这个角度倾听也对,从那个方面思度也不错,那么问题究竟出在何处?这引起了我的好奇。

这种写手与参与型写手恰恰相反。他们需要别人的关注,希望得到别人的赞美,这样他们才觉得自己的写作是有价值的。

少妇六六的网络小说被改编成社会伦理写实连续剧“双面胶”造成轰动

他们的写作内容常常与时下热点有关,而且一个热点能写出N篇文章;他们的标题醒目夸张,有惯用的套路,比如“没错,我就是那个……”、“那个xx的女孩后来怎么样了?”等等;他们的写作观点常常与人不同,追求标新立异,独树一帜。

读书报:不知道你的家庭是什么“结构”——婆婆是新加坡的吗?你本人如何看待婆媳关系?

而另一方面,他们有活力,有灵气,善于利用网络来张扬个性,表现自我,显露才华。他们十分注重文字表达方式对自己网络形象的影响。


六:我的家庭结构与中国所有的家庭结构是一样的,上有公婆父母,下有孩子,中间夹着个老公。婆婆是一名普通的工程师,与我感情融洽如母女。其实,《双面
胶》里有很多生活细节,都来自于我对婆婆日常生活的观察,勤俭克己,爱家疼儿子,但我与婆婆就相处甚欢,双方都会去发掘对方的优点,发生了矛盾也可以坐下
来谈,并且都不打算以自己的生活方式去影响对方。

他们影响力大,阅读量多,数据十分可观;但有时他们会因为过于关注数据,追求标新立异而忘记文章的质量和自己的立场。

ca88 ,读书报:作品为何以悲剧作为结局?你对婆媳关系有很悲观的态度吗?

第三种,文人型写手。

六六:我本人从不把作品归于自己的“创造”,就如同我从不把孩子当成我的私人物品一样。作品一旦萌生,就有了自己的生命力,它的发展方向是不由我控制
的,我能够给予作品的只是将其完全展示,却无法左右它的命运与走向。写作时,语言或者场景非常鲜活地跃于眼前,我只是忠实地将它表现出来。因此,很多人反
映我小说的结局太悲惨,要求我改写,我做不到。因为当时呈现在我面前的场景,就是那个样子,若要我刻意去编造另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那么写作对我就不是享
受而是痛苦了。我沉浸在写作的快乐之中,主要也是因为其间的不确定性让我也好奇,迫我去探索。有的时候甚至觉得,应该是天助吧,很多小的细节写的时候并不
在意,但在后来就用上了,成为小说发展的一个很关键的环扣。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这种写手受传统文学影响较深,文学艺术修养较高,对传统创作观念和技法传承较多,创作态度比较认真,艺术承担感也很强。

对后一个问题,我的回答恰恰相反,我对生活抱有积极乐观的态度,并为此而努力,很少有情绪低落的时候。

他们写作讲究文学美,不仅注意遣词造句,文章结构,还注意文章内容的质量,表达的主题与精神。他们的作品内容大多与乡土生活有关;作品篇幅较长,语言平实,风格凝重,创作技巧也颇为老道成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