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主人公勃日涅科夫正是负责押运战俘士兵中的一名,因此当时在押运女战俘时勃日涅科夫就异常兴奋

这是一则发生在日本投降后的真实事件,1964年,距离日本投降已经19年,苏联一名穿着破烂,瘦弱不堪的士兵带着八十多个人到当地政府自首,其中有71个孩子,九名日本女性,原来这名士兵在战后偷走了九名日本女俘虏,并躲进大山中生活了19年,这九名俘虏为他生了71个孩子(另一种说法是73个),由于人口太多,无法养活这么多人,所以这名士兵选择自首,接受法律对自己的审判。

二战结束后,一个苏联逃兵带着9名日本女战俘,躲进深山19年,省了73个孩子,而等待他们的却是牢狱的枷锁。

图片 1

图片 2

事情发生在1945年10月,距离日本投降已有一个多月,根据战后协议,在苏的日本战俘将被遣返回日本,故事的主人公勃日涅科夫正是负责押运战俘士兵中的一名,22岁的他对军中的生活很难适应,加上年轻气盛,勃日涅科夫看到那些温柔的日本女战俘,顿时就心动起来,在路上的时候,勃日涅科夫负责在队伍的后面看押俘虏,也就是和俘虏们坐在车里,在没有人的时候,勃日涅科夫就时不时用手去占女战俘的便宜,可身边有太多的人,勃日涅科夫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能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渴望。

1945年的深秋,经过垂死挣扎后的日本最终还是选择了向全世界无条件投降,全世界人民等候已久的二战结束钟声终于敲响。战争之后,百废待兴,对于一些战胜国来说,当务之急就是解决战俘问题,虽然不少国家选择了将战俘遣送回国,但是苏联却另有打算。二战期间,苏军俘获的日军战俘有80万人,其中还包括很多的女战俘(多为战地医生,护士),战后苏联决定将这些日本战俘押送到远东以及西伯利亚地区进行劳动改造。

押运途中,他们遇到了暴风雪,大雪堵住了道路,小支队也迷失了方向,由于视野不佳,押运小支队闯进了雷区,并且还是苏军当初自己埋下的,地雷爆炸后,小支队几乎全部覆灭,50多名战俘只剩下十个,其中九名是女性,一名是男性,而负责押运的队伍也只剩下了四个人,勃日涅科夫就是其中之一,并且他很幸运,一点都没受伤,另外三名战友有一个是轻伤,另外两个重伤。

由于战俘的数量庞大,押送的距离也十分遥远,这项工作直到12月份还在持续,冬季来临后,押送工作进行地更加缓慢,在执行一次押送任务的时候,因为大雪封堵了道路,导致押运的车队偏离原来道路,驶进了苏军自己设置的一大片雷区,不少的士兵和战俘当场身亡,事故后清点人数发现一个浩浩荡荡的押运车队只剩下了6名士兵,10名战俘。为了自救,残存的士兵决定留下一人看守10名战俘,让另一名没受伤的士兵带着4名伤员原路返回,在这时,士兵勃日涅科夫不顾雪地生存面临的危险,自告奋勇留下来看守战俘,而让另外5名士兵返回了大本营。

图片 3

图片 4

为了活命,他们决定派一名开车去搬救兵,留一个照顾伤病和看押战俘,勃日涅科夫当时就决定让受了轻伤的战友回去,自己选择留下来,留下来的那个当然会比较危险,因为周围有野兽出没,加上粮食也不多,如果战友不能及时赶到,那他将会被活活饿死,勃日涅科夫之所以不惧怕危险自告奋勇的留下来是因为他有一个私心—

勃日涅科夫之所以选择留下来,其实是早有预谋的。俗话说;“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精力旺盛的小伙勃日涅科夫也是如此,因此当时在押运女战俘时勃日涅科夫就异常兴奋,还会趁身边没人注意时偷偷揩一些女战俘的油,但是毕竟有纪律约束,他不敢太过放肆,而现在却有了一个揩油的绝佳机会。勃日涅科夫的战友前脚刚离开,他就迅速行动了起来,首先把一个长得不错的女战俘拖进了驾驶室,然后发生……
完事之后,勃日涅科夫觉得不过瘾,在同一天以相同的方式俘获了另外两个女战俘的身心,过后勃日涅科夫没亏待她们,给了她们食物和水。为了得到食物和水,其他女战俘也一拥而上,纷纷主动向他投怀送抱,勃日涅科夫很乐意地接受了,并且分给了她们食物和水,而主动示好的男战俘则直接被扔到了车外。

图片 5

这种生活一连进行了三天,三天之后食物和水都没了,而且救援队也没有等到,勃日涅科夫决定不再等候救援,带着9个女战俘进山做起了山大王。他们在山里打猎种地,建房煮饭,生活过得也是十分快活,作为唯一的男性,勃日涅科夫什么活也不用干,被伺候的十分舒服,但是渐渐地勃日涅科夫开始厌倦这种生活,因为内心的烦闷无以排解,他时常打骂自己的9个老婆,在忍无可忍之后9个女人决定反抗他,她们合伙把勃日涅科夫给制服了,从此勃日涅科夫就陷入了地狱般的生活,不仅要做各种脏活累活,还要带孩子做饭,但是因为被抓到坐牢,勃日涅科夫一次又一次打消了逃跑的念头。

就是这些漂亮的日本女战俘,没错,他的战友前脚刚走,勃日涅科夫就先将其中一名最漂亮的女战俘带到驾驶室里做着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接下来的三天里,他又对剩下的八名女战俘做了一些不可描述之事,至于那名男性战俘则被他丢到冰冷的雪地里,被活活冷死。

直到1964年,皮包骨头的勃日涅科夫终于忍无可忍,决定向当地的警察自首,而此时他的9个老婆在19年间陆陆续续给他生了73个孩子,因为人太多,勃日涅科夫已经多年没吃过一顿饱饭了,为了能填饱肚子,他甘愿蹲大狱。最终勃日涅科夫被判入狱12年,而他的老婆和孩子则回到日本过上了正常生活。

一个星期后,战友还是没来,受了重伤的两个战友也一一去世,于是勃日涅科夫就决定不再等待战友的到来,带走了那九名女战俘躲进深山,过上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他们来到一座湖水边,建立起一小个庇护所。

有这样两个人,他们曾经是革命者,为了反抗国民党统治奋起抵抗,而后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了共和国的开国将军,然后结局却是叛逃至他国,毛主席又是怎样对待他们的呢?

白天的时候勃日涅科夫就去打猎,得到的食物用来填饱十个人的肚子,期间他还偷偷的跑到一个很远的集市里购买了所有的种子,用来播种,可由于路途实在太遥远,加上害怕被抓,在隐居的十九年里他就出去过这么一次。

图片 6

图片 7

1944年9月2日,新疆“三区革命”以后,武装暴动的新疆民族军迅速发展起来,至1946年已经有三万余人。6月,三区临时政府与国民党政府签订了和平协议,进行军事整编,部队削减为1.3万人。但是1947年国民党单方面撕毁协议,武装进攻民族军。民族军当然奋起抵抗,并积极与人民解放军联系,争取早日打败国民党,解放新疆。

日子安定下来后,勃日涅科夫就过上了帝王般的生活,那九名女战俘不仅要当勃日涅科夫的妻子,还得当他的奴隶,白天要干各种各样的农活,晚上回来还得伺候勃日涅科夫。

祖农太也夫和马尔果夫就是当时民族军的一员。他们早期参加新疆民族军反抗国民党独裁统治,解放军进入新疆以后,他们积极配合使新疆得到和平的解放。

一旦惹他不高兴,勃日涅科夫就会对他们拳打脚踢,终于有一天,这些女战俘忍无可忍,联合起来将勃日涅科夫给制服,从此勃日涅科夫就从帝王变成了下人,女人们将所有的脏活累活都交给他,可即使这样日子其实还算可以。

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新中国开国少将。早年在新疆从事教育工作,后被新疆军阀盛世才关进监狱,1944年释放后后参加新疆三区革命,1949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12月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军副军长兼参谋长、军长。1954年10月任伊犁军区司令员。1960年任新疆军区副参谋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并获一级解放勋章。

最痛苦的还在后面,由于物资缺乏,他的这些女战俘总是怀孕,几乎是每隔一年就会怀一个,19年下来,总共给他生了71个孩子。

图片 8

此时他的日子才是最艰苦的,为了养活八十多口人,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工作,即使累死累活也无法填饱肚子,在1964年,已经好几年没吃过饱饭的勃日涅科夫终于无法忍受这种日子了,他不想就这么被活活饿死,于是他选择了自首,接受法律的惩罚。

祖农·太也夫,1944年以后参加新疆三区革命。伊宁起义后,任三区政府监察委员会副主任,政府军事厅厅长,新疆民族军副总指挥。1949年随新疆民族军加入解放军。1950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任新疆军区副参谋长,1955年授少将衔。

面对记者的采访,勃日涅科夫显得很大义凛然,他说“我并不是一个害怕被判刑的懦夫,我只是害怕我走了后她们被饿死,为了他们我足足忍受了16年,因为在第三年的时候我就厌烦了这样的生活”XLW

但是在1962年,由于苏联长期策反,两人竟然投靠敌国。他们以深入牧区为由,走村串户煽动大量民众出走。此后几个月,新疆边境内有6万多人逃离至苏联。随后二人上报中央,希望能够去苏联。毛主席获知此时之后,淡淡地说了四个字:“随他去吧。”

1917年11月7日,波罗的海舰队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炮击冬宫的一声炮响,迎来了十月革命的胜利曙光,也迎来了苏联布尔什维克的男人们“共产共妻”的黄金时代。十月革命胜利后,苏联布尔什维克在各大城市里建立了社会主义政权,并实施“共产共妻”制度。

也许毛主席已经见惯了这种朝秦暮楚的人,他深刻明白其中的含义。毛主席曾说:“这件事谁是谁非现在也说不清楚,也许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就知道了,他们要走,我们就欢送嘛!”可笑的是,就在苏联集体以后,有三万余人聚集在苏联与我国新疆边境口岸,他们说自己是中国人,希望能回国,然后都被武警挡在了国门之外。这件事就像一个笑话预言着毛主席四个字的真谛,毛主席真的是高瞻远瞩!XLW

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辉煌一时的前苏联瞬间解体,大量苏联布尔什维克的领袖们的私生活秘密以及革命历史上确实存在的共妻现象相继曝光。据十月革命史料
显示,在当时,十五至二十五岁的妇女必须接受“性公有化”,革命者可行使此权利,即可向革命机关申请许可证。布尔什维克凭证可以“公有化”十个姑娘。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内部却出了为了金钱,为了美色而向国名党投敌的叛途。解放军空军飞行员吴荣根驾驶1架歼侦-6从山东的机场起飞后,他谎报发动机空中停车,以超低空全速飞往台湾,吴荣根获黄金5000两。

图片 9

图片 10

如今许多媒体都在无情地揭露和抨击这一罪恶制度给当时的苏联妇女带来的严重的肉体上摧残和心灵的创伤。俄罗斯《祖国》杂志曾对俄共初期的共妻现象曾有全面揭露:在布尔什维克控制的地区,有“公有化”资产阶级妇女的行为。当地布尔什维克组织在苏维埃消息报公布命令并在大街上张贴:“十六至二十五岁的妇女必须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这个命令给予的权利,可向相应的革命机关说明。”

1983年11月14日,解放军海军航空兵第6师第18团2大队中队长王学成驾驶1架编号83065的歼-5战斗机从浙江岱山机场起飞,在2架台湾空军F-5战斗机的引导下在台湾桃园机场迫降。获黄金3000两,后加入台湾空军,授予少校军衔。

深入研究布尔什维克革命史的史学家指出:在共产理论中,不仅财产公有,而且写明了家庭必将消亡、一夫一妻制是私有制的产物。共产制度,就是要消灭建筑在私
有制上的婚姻和家庭。因此布尔什维克革命不仅仅限于抢掠财产和屠杀,这个革命还要全面破坏人类道德价值的所有准则,俄国十月革命时期践踏性道德的行为比比
皆是,*关系的基本规范荡然无存。社会性关系的混乱是布尔什维克造成的。

图片 11

布尔什维克革命成功后,伴随着财产公有化的,还有性资源“公有化”,直译应为“社会化”,和俄文原文对应的英文词,是socialization。革命者性的全面解放,其实有两方面:革命者倡导并且实践性革命:非革命者的性资源被强行“公有化”,即被强奸。

1985年8月25日,解放军空军飞行员萧天润驾驶1架轰-5轰炸机从山东胶县起飞,飞往韩国,在韩国里里市迫降时发生事故,领航员孙武春死亡,萧天润受伤,并撞死地面的一韩国农民。9月20日,萧天润抵达台湾,获黄金3000两,而飞机上的报务员刘书义则根据其要求返回大陆。

图片 12

图片 13

革命者性的全面解放其实有两方面:革命者倡导并且实践性革命:非革命者的性资源被强行“公有化”,即被强奸。一九九雩年第十期的俄国《祖国》杂志,曾对俄
共初期的共妻现象曾有全面揭露。这本杂志指出,在布尔什维克控制的地区,有“公有化”资产阶级妇女的行为,到处都有集体参与的强奸事件。在苏共和苏联的正
式文件中,也许根本找不到关于性资源“公有化”的文字,可布尔什维克有一个让性全面解放的立场,性道德的沦丧源于党的这个思想。

孙天勤:1983年8月7日,解放军空军被借调到海军进行新型空对空导弹试验的副团职飞行员孙天勤借试验飞行之机,驾驶1架歼-7战斗机从辽宁大连机场起飞,飞抵韩国汉城K16机场。此次叛逃创造解放军职务最高机型最新的双记录,中国要求韩国交还飞机和飞行员,韩国将飞机交还中国,而孙天勤则于8月24日抵达台湾,获黄金7000两。

1902年,女革命家克朗黛在她发表的《家庭与共产主义国家》小册子中写道:“出于工人阶级利益要求的性道德,是工人阶级社会斗争的工具,并为这个斗争服
务。”社会主义的思想家们,只倡导和完全满足革命阶级的性需求,把恋爱当作小资产阶级的浪漫玩意儿,为无产阶级所排斥。

图片 14

1918年3月,叶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妇女的行为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当时布尔什维克组织在苏维埃消息报公布一个命令,该命令也在大街上张贴:“十六至二十五岁的妇女必须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这个命令给予的权利,可向相应的革命机关说明。”

1987年11月19日,解放军空军第49师中队长刘志远驾驶1架歼-6战斗机从福建龙溪起飞,以超低空穿云而出,飞抵台湾清泉岗机场,获黄金5000两。

这个城市布尔什维克组织的内政委员波罗斯登给“公有化”女人的寻求者,即要求强奸妇女的革命者,签署许可证,当地其他布尔什维克的头头也发放这样的许可证。波罗斯登给他的一名助手一张这样的许可证,该助手就凭此证“公有化”了十个姑娘。以下是这类许可证之一:

图片 15

图片 16

1987年11月19日,解放军空军第49师中队长刘志远驾驶1架歼-6战斗机从福建龙溪起飞,以超低空穿云而出,飞抵台湾清泉岗机场,获黄金5000两。

持有这分文件的卡马谢夫同志,有权在叶卡捷林琳娜堡公有化十个十六至二十岁的姑娘。卡马谢夫同志可任意挑选看中的姑娘,被选中者不得违抗。

图片 17

许可证签署人:总司令伊华谢夫。

1989年9月6日,空军航空兵第49师145团2大队飞行员蒋文浩中尉驾驶40307号歼-6型战斗机从福建漳州龙溪机场起飞叛逃,降落在金门尚义机场。

按照该城党组织的决定,红军士兵“公有化”了六十多个姑娘,她们全都年轻漂亮,大多数是资产阶级出身和在学女生。在城市公园的一次围猎行动中,好多姑娘被
抓走,其中四个姑娘当场就被强奸,有二十五个被送往波罗斯登的司令部,另有一些被送往布尔什维克占据的旅店,悉数被强奸,无一幸免。

图片 18

图片 19

1989年9月6日,空军航空兵第49师145团2大队飞行员蒋文浩中尉驾驶40307号歼-6型战斗机从福建漳州龙溪机场起飞叛逃,降落在金门尚义机场

有一些女孩后来被释放,如红色刑警队头头强奸了一个女孩,然后放了她。一些女孩在红军退却时被带走,从此下落不明。还有一些女孩的命运很悲惨,她们被折磨
后被杀害,尸体扔进河里。一个五年级小学的女生连续十二个昼夜被红军轮奸,然后被绑在树上,用火折磨她。她最终被枪杀。

图片 20

有许多资料表明,当时苏联中学生卖淫现象严重,世界着名社会学家沙乐金,研究了这个问题。他在1902年写道:共青团在少年的卖淫事业中起了
极大的作用,在俱乐部招牌下,每一个学校都设立了卖淫场所。对位于圣彼得堡附近沙皇村两所中学所作的调查发现,所有的孩子都有性病。
少女参与色情商业交易,介入了有权势革命者的私生活。沙乐金强调说:我认识的一位大夫告诉我他的见闻。一个男生让这位大夫看病,把三百卢布放在桌上作为看病费用。大夫问哪来的钱,男生很平静地回答:

1987年11月19日,解放军空军第49师中队长刘志远驾驶1架歼-6战斗机从福建龙溪起飞,以超低空穿云而出,飞抵台湾清泉岗机场,获黄金5000两。

每个男生都有自己的女孩,每个女孩又都另有情人,这样的情人都是“委员”,这是当时人们对布尔什维克革命者的称呼。

图片 21

图片 22

国民党上将郝伯村接见人民解放军叛徒刘志远。

圣彼得堡一个“分配中心”,即俄国内战争期间,收容流离失所的孩子的机构,安排体检后出现一个数据:百分之八十六点七的女孩已不是处女,她们都小于十六岁。

图片 23

布尔什维克革命成功以后,取代旧王朝的苏维埃政权不要结婚的礼仪。克朗黛们在那个时候,如果不借政治的力量,推广他们的性观念,倒是不合情理。俄罗斯民族
的传统婚宴要延续数天,或一周,结婚是人生的一件大事。隆重的婚礼还有一个不可少的程式:新婚的次日晒床单,以展示新娘的贞洁,显然,婚礼是革命应当革去
的东西。直到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结婚仪式在苏联才重新被重视,家庭的价值才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恢复。值得一提的是,当今的俄国私生活准则,也不是很清楚。漂亮女郎常抱怨难有好工作,存在着好职业和上床相联系的问题。*到处都有,区别在于,俄国从不处理*案。

1977年7月7日,解放军空军第2侦察机团1大队2中队中队长范园焱驾驶1架编号3171的歼-6战斗机从福建晋江起飞后,以超低空飞行直飞台南机场。

图片 24

图片 25

金沙手机版app必威官网 ,于是,有的漂亮姑娘宁愿选择地下色情业,同样上床,收入可不一样。权力可以和性的占有权画等号,也是“娼盛”的原因之一。人们不免会有这样的联想:私生活
规范不明确,以及权力几乎等于性特权的现象,除了社会失序这个导因之外,是不是和布尔什维克的传统也有着难以分割的内在联系?其实,在苏联历史上,性革命的典型表现是布尔什维克领袖们的私生活,如托洛茨基、布哈林、安东诺夫、克朗黛。他们的私生活,像狗的交配一样随便。中、低层
的革命者,在这方面也不甘落在他们领袖的后头,曾有历史学家这样评说,普通革命者也有好多个情人,革命者随意强奸没有护卫力量的妇女。XLW

1987年11月19日,解放军空军第49师中队长刘志远驾驶1架歼-6战斗机从福建龙溪起飞,以超低空穿云而出,飞抵台湾清泉岗机场,获黄金5000两。

图片 26

图片 27

一、引言

1982年10月16日,解放军空军第1侦察机团1大队2中队飞行员吴荣根驾驶1架歼侦-6从山东文登机场起飞后,他谎报发动机空中停车,乘指挥塔台忙于实施特情处置程序,以超低空全速飞往韩国汉城K16机场,后于10月31日抵达台湾,吴荣根获黄金5000两,加入台湾空军,授予少校军衔。

1950年爆发的朝鲜战争影响深远,虽然三年后签订了停战协议,但60多年过去了,问题并没有解决。而对于战争的起因和评价则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随着苏联解体及部分档案的公开,一些真相浮出了水面。

图片 28

二、战争爆发前一年发生的相关关键事件

人民解放军叛徒吴荣根。

先请看当时在中苏美之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来龙去脉。

图片 2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