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与我一同长大,游着传说中的鱼类

五月十五,陪小姐泛舟湖上,正是荷花盛开时节。一路赏玩,待得归时,满月已升,如水月色,洒落点点银光。缀得潋滟水波如诗、田田花叶如画,美得令人迷醉。

一朵花山一样巍峨

我轻点竹篙,将小舟推出,荡开湖水,拨开荷叶,竟惊扰了重重花叶后小憩的鸥鹭。它们呼啦拉飞起,把小舟打得在湖心直打旋儿,偶尔还有几羽疏落的白毛飘落。我不禁咯咯笑了起来,转眼看向小姐,她也似乎颇喜这景致,甚而将随身携带的笔墨取出。我明了小姐心意,定是有了诗兴,忙将竹篙探入湖底稳住船身。将至湖心,丈许的竹篙竟几乎完全没入水中,不禁暗自庆幸竹篙够长。

交错照镜的天空

船身还有些许摇晃,幸而小姐习得一手好字,即便这般景况,墨迹过处,字体依旧娟秀。我不禁探过头去,小姐已填好一首《如梦令》。

恍惚梦入。美丽而危险

她见我探视,忙道:明月,你看还有何处要改?

那些被时光拒绝的额头

我笑笑,接过小姐手中诗卷。这十多年来,我一直跟着小姐。她学诗作文,我便也一同修习。对诗词的迷恋再加之几分天赋,我竟比小姐还要精通几分。小姐与我一同长大,素来将我当作姐妹看待,也乐得纡尊与我探讨诗律,倒不因我稍有所长而有所嫉恨。

游着传说中的鱼类

我吟诵着词句: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尚在斟酌何处需要润色,却听不远处传来一阵击节赞叹声:好词好词,真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飘过粲然。心境柔和

循声看去,只见湖岸边立着一青衫书生,身材颀长、面貌俊朗,一派儒雅风范。心中不禁荡起一阵涟漪,慌忙羞涩低头,暗骂自己不羞!眼角余光瞥见小姐,只见她满面通红,眼波流转,凭添几分娇媚。

宁静衔着自然,自然冥顽

这当儿我和小姐还在胡思乱想,那当儿竹篙因禁不住湖底泥沙已缓缓下沉,待到我有所惊觉,竹篙早已沉没湖底。丢了竹篙不好掌船,我急得不知如何是好,那岸上书生倒是气定神闲,笑道:姑娘莫急莫急,不如以荷叶作浆,顺水推舟,虽然慢些,倒还不至于困在湖心。我依言而行,小舟缓缓顺流而下。那书生便在岸边陪着我们缓缓踱向下游,或是吟诗作赋,或是妙语连珠。初始我和小姐尚有几分拘谨,后来便也慢慢放开,附和着他的诗句话语。他博学风趣,似是天生有着蛊惑人的魅力。我只盼这小舟行得慢些再慢些,好教我与他多相处哪怕片刻。

那是山岩沉吟的姿态

然而终究,小舟还是靠上了湖岸,那一轮满月也行至中天。夜色深沉,不好久留,匆匆相别,女儿家的矜持使得我到底还是没敢问他再见之期。只从一路交谈中,记下了他的名字——沽月。

心事叠着地壳的骨骼

这以后,我常常会在湖畔徘徊,盼着能与他再度相逢,然而却始终没能再见他身影。而小姐也日渐消瘦起来,我知道她同我一样,皆是相思作怪。

望向远方。湖面一碰触阳光

六月十五,天气燥热起来,夜里小姐又吃不下东西,面色好不憔悴。我心疼她身体,好一番央求,终于拖她出门乘凉散心。不经意间,两人又踱至湖畔,湖水依旧,荷花已谢,倒是莲蓬长得正茂。

天空就长满雨水

小姐叹了口气,似是又勾起了伤心事,转身催我离开。然而就在此时,却传来熟悉的声音:两位小姐,不想尝尝这里新鲜的莲子吗?

我惊喜回头,只见沽月撑着小舟已靠上岸边,手里还捧着油绿的莲蓬。我忙扶着小姐上船,互相问候一番,一行三人便泛舟湖上,一路说笑,吃莲子、吟诗词只觉人生再没有比这更为舒畅快乐的事。

然而愉快的时光似乎总是显得短暂,仿佛只一会,夜便深了。沽月送我们上岸,嘱托了几句,便又要离去。我忍不住问道:胡公子可是只有十五才来?见他点头,我才赧然一笑,回了府中。

虽然依旧是一个月的等待,然而心中有了准日子,等待也似乎多了几分甜蜜,小姐的身体也渐渐好转。

七月十五,和小姐早早来到湖边,直等到日落西山皎月初升,才见湖中远远荡来一叶小舟。

沽月站在船头,脸作苦相:小生让两位小姐久等了,特奉上嫩藕赔罪!说完深深一拜,将我和小姐都逗笑起来。上得船去,便又是一路欢歌笑语

八月十四,小姐找我,沉吟良久,才咬着红唇期期艾艾地说道:明月,虽然你是我丫鬟,可青莲我一直将你当亲姐妹看待,我愿意把我的所有与你分享,唯有沽月不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