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都一直不缺以他为偶像并十分钟情于他的红颜知己,只隔中间一花甲


时间:2013-06-08 14:18:07 来源:不详

导读:老来雄心在的张先80岁时娶了一位18岁的“萝莉”为妻,还十分恩爱。一次宴会上,颇为得意的张先调侃自己的新娘说:“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红颜我白发。与卿颠倒本同庚,只隔中间一花甲。”

核心提示:是苏轼的好朋友,两人均是“萝莉控”。老来雄心在的张先80岁时娶了一位18岁的“萝莉”为妻,还十分恩爱。一次宴会上,颇为得意的张先调侃自己的新娘说:“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红颜我白发。与卿颠倒本同庚,只隔中间一花甲。”

一般来说,程朱理学没有夺得绝对的伦理话语权之前,宋朝老男人的日子还是过得蛮滋润的。政治人文环境一宽松,文人潜意识中的那种风花雪月情绪及心境就会得到很大释放。像苏东坡这种大文豪,不管身处顺境逆境,也不管是身居高位还是遭受贬官流放,身边都一直不缺以他为偶像并十分钟情于他的红颜知己。

图片 1

据《春渚纪闻》记载,就是在苏东坡被贬黄州的日子里,身边甚至一度连个亲人都没有,每日混迹于普通老百姓之间,居然也能吸引一位当地知名歌女李琪的青眼,坚持要正被“双规”的倒霉东坡赐诗。据说他是在出席当地官员的一次宴会时认识这位名歌星的。东坡虽然还在落难,不过他的文名早已满天下,很多人都喜欢索要他的墨宝,喝酒兴起的苏老爷子也乐呵呵地写啊写,从不吝啬。李琪一听到文豪苏东坡来了,也不可免俗地连忙向夫子求诗,并且要求写在丝罗袖衫上,就像现在的追星族让明星把名字签在汗衫上舍不得洗一样。苏东坡也不扮大牌,立马就写在了美女的长袖上:“东坡四年黄州住,何事无言及李琪。”写了这两句无头无脑又平淡无奇的断头诗后,就把美女晾在了一边,继续和旁边的人饮酒作乐,当女歌星透明了一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