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这一盘大棋局先从京津冀协同发展来布局

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重大战略部署。从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专题汇报从全局高度和更长远考虑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启了全面深化改革、系统整体设计推进改革的新时代,开创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全新局面。新时代改革开放是在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的背景下展开的

习近平;新区;战略思维;协同;新时代

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重大战略部署。从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专题汇报,到今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京津冀三省市考察并主持召开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5年来的精心布局、周密设计、科学指导、系统推进,无不贯通着全局性、根本性、长久性的战略思维,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的精湛运用。

从全局高度和更长远考虑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启了全面深化改革、系统整体设计推进改革的新时代,开创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全新局面。新时代改革开放是在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的背景下展开的,全面深化改革、系统整体设计推进改革的基本着眼点,就是要转变到如何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突出问题上。京津冀人口加起来有1亿多,土地面积有21.6万平方公里,地缘相接、人缘相亲,地域一体、文化一脉,但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也表现得十分明显和集中。首都的强大“虹吸效应”加剧了“北京吃不完,天津吃不饱,河北吃不着”现象,北京却患上了“大城市病”,呼吸不畅、消化不良、血脉不顺。全面深化改革这一场攻坚战先从首都及周边地区来破局,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这一盘大棋局先从京津冀协同发展来布局。

在推进西部大开发、加快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实现东部地区优化发展、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等国家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中,京津冀协同发展具有特殊的意义、作用和功能。在2014年2月的专题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是面向未来打造新的首都经济圈、推进区域发展体制机制创新的需要,是探索完善城市群布局和形态、为优化开发区域发展提供示范和样板的需要,是探索生态文明建设有效路径、促进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相协调的需要,是实现京津冀优势互补、促进环渤海经济区发展、带动北方腹地发展的需要,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在今年1月的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强调,要从全局的高度和更长远的考虑来认识和做好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可以说,新时代改革开放,面对的因素更加多样、矛盾更加深刻、关系更加复杂,京津冀协同发展就是一个样本。全面深化改革,在国家发展大局中需要提高战略思维能力,在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中同样也要把握全局、抓住根本、着眼长远,将战略思维贯穿于各个领域、各个层面。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精辟阐述了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战略思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不能仅在现行的行政区划内想招出招,必须自觉打破自家“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纳入京津冀和环渤海经济区的战略空间加以考量;不能再用传统的“疏散”模式,而是要把解决好北京发展问题同天津、河北实现更好发展统筹谋划,激活要素资源,京津冀发展目标同向、措施一体、作用互补、利益相连。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是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要把雄安新区建设成为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京津冀城市群重要一极、高水平社会主义现代化城市,发挥对全面深化改革的引领示范带动作用,促进雄安新区与北京、天津、石家庄、保定等城市合理分工、协同发展。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和河北雄安新区两个新城,形成北京发展新的骨架、新的“两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