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骑兵与步兵之间的对抗都是冷兵器时代最受注的精彩篇章,步兵无法制胜骑兵吗

原标题:冰封王座:多瑙河上的步兵大战骑兵

原标题:步兵无法制胜骑兵吗?唐朝步兵的这款大杀器让骑兵肝胆俱裂

图片 1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以步制骑的战法鲜有胜算,先不说输赢如何,光是一票迅疾如尘战马踏地的隆隆声足以在战场上给步兵造成心理上的极大震慑,仗还没开打,士气已然输掉了大半,除此之外,策马扬鞭以雷霆万钧之势的骑兵凭借着闪电般的速度向步兵袭来,其人马居高临下挥舞马刀的态势,足可以让骑兵砍瓜切菜般的将步兵剁成粉齑。

从古至今,骑骑兵与步兵之间的对抗都是冷兵器时代最受注的精彩篇章。想象一下,有着诸如电影《指环王》般气势的铁甲骑士大军,从山坡上一往无前地向布置于低地的敌方步兵冲锋的场面。绝对是让人惊心动魄而又热血沸腾!

从中国古代战争史的军事角度来考量,华夏历史其实就是一部中原农耕文明步兵与北方游牧骑兵相互攻伐而交织起来的血腥历史,在一次次中原抵御外族进犯的过程中,步兵以血肉之躯不断捍卫着华夏正统文明。从汉初的白登山之围,汉高祖刘邦差点沦为匈奴人的俘虏,到北宋初期,宋太宗雍熙北伐用十四万步兵搞了一个令后世疯狂吐槽的平戎万全阵,中原王朝可以说是想着法子琢破脑袋探索以步制骑的办法,但最终都无一奏效。

早在古典时代,就有许多类似过程的战斗曾在历史上发生。虽然并非每次都像电影画面那么震撼,却足以改变历史的走向,留下不朽的篇章。公元2世纪中期爆发的马科曼尼战争,就是其中的经典。

图片 2

北方的骑兵强国

古代的农耕_图

图片 3

能够拿得出台面的,唯一就是汉、唐、明三朝丢弃步兵让种地耕田的汉人拿着马刀、跨上战马深入北方大漠疯狂追杀异族的光辉战绩,历史无数次的惨痛教训证明了,貌似只有以骑兵对抗骑兵的战法方能打出我汉家子弟的威风。

一支萨尔马提亚部落集团就生活在欧洲中部

那么在中国古代历史上,真的只有中原健儿跨上战马才能打败北方游牧民族的骑兵吗?从整体上来看的确唯有如此,但时间节点跨入盛唐,直到一种令天地变色、神鬼哭嚎的恐怖大杀器的出现,这种局面才算是彻底被打破。

一般人都认为,罗马军团遇到过的强大骑兵对手,唯有西亚和两河流域的帕提亚帝国而已。但实际上,那些看似威风凛凛的精锐铁甲骑兵,远不止阿萨西斯王朝一家独有。

这款开启骑兵噩梦的神兵利器就是被后世津津乐道的“斩马剑”,唐人称其为“陌刀”。

在当时,分布于匈牙利平原至南俄草原的萨尔马提亚各部落联盟,也分别组建了类似上述装备、规模不等的骑兵精英部队。其中分布最西并游牧于蒂萨河流域的一支伊阿基格斯人,同样就拥有一支强大的甲骑具装。在马科曼尼战争中,正是他们与罗马步兵的狭路相逢,才碰撞出一场骑步兵间非同寻常的战役。

根据《太白阴经》记载:“陌刀,威力巨大,锋刃所加,流血漂杵”,据说善使陌刀者,一刀下去可以达到人马俱碎令人胆寒的恐怖杀伤效果,李嗣业作为史料中为数不多的陌刀名将,陌刀在他的手中翻飞自如、威力惊人,就连一向以雷霆之势著称的骑兵洪流遇上陌刀这种凶残的兵器,最终在战场上也得徒留碎尸血海,陌刀也因此被称为骑兵的克星。

图片 4

图片 5

在冬季冻结的多瑙河

安史之乱_图

这场战斗之所以如此与众不同,是因为它的战场发生在冬季结冰的多瑙河面上。众所周知,冰块的摩擦系数远低于普通地面。所以生物体在冰面上行动时,远不如地上那样举止自如。倘若将其当作战场,则士兵的一些基本技战术动作都会因此变形。不仅导致战斗力的下降,也进而增大战役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因此,许多世界历史上著名的强大军队都对冰面交锋近而远之。即使强如罗马人,也十分忌惮。

公元757年,大唐中央军与安史叛军对垒于长安香积寺,安史叛军凭借精良的骑兵率先发动了猛烈异常的进攻,唐中军不敌,一溃千里,溃败的步伐似乎无法阻挡,然而,李嗣业所率领的两千五百人的勇士,此时手持凌冽的陌刀矗立在部队的大后方,望着不远处尸山血海的厮杀,他们的表情显得极为镇定和冷酷,李嗣业相信在陌刀的砍杀之下,这些叛军的宿命就是被活生生削成肉泥,而他所率领的这支人数不多的兵种,有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称号—陌刀队。

作为尚未装备马镫的萨尔马提亚骑士,似乎应该对冰面较量更加避之唯恐不及。因为骑兵在战斗时的动作复杂性更甚步兵一筹。但与人们想象的不同,伊阿基格斯人在漫长的迁徙过程中,逐渐适应了多瑙河中游地区冬季酷寒的气候环境,并发展出一套能够驾驭冰面战斗的马术本领。他们甚至耗费精力,挑选能够在冰河上行动更自如的战马。只为将它们专门训练为能够在冰面上飞奔的坐骑。

按照唐军的部署,在一万两千五百人的部队里,最前方为弓弩兵,接下来是长枪兵,两翼是骑兵,而屹立在最后方的是充当救火队的陌刀兵。在战争中,敌方的骑兵一旦突破由弓弩、长枪组成的防线,在即将贯穿军阵之时,陌刀队会及时赶到突破口,用刀墙杀伤并阻拦敌人的骑兵,避免了己方陷入全军覆没的危险。

图片 6

图片 7

萨尔马蒂亚人的各类骑兵

唐朝陌刀队与弓弩队组成的阵型之一_图

毫无疑问,凭借上述卓越的手段,伊阿基格斯人及其近亲罗克萨拉尼人,几乎成为统治冰封期多瑙河的王者。只要河对岸的罗马边境出现防御不力的迹象,嗅觉灵敏的游牧骑兵就如履平地般蜂拥穿过结冰的河面,抢劫富裕的罗马行省。罗马历史学者塔西佗就曾记载,在公元69年爆发当地四帝之乱中,就有9000名罗克萨拉尼骑兵乘罗马人内战之机,从冰封的多瑙河下游入侵麦西亚行省。只是他们恰好撞上了奉命从叙利亚调往罗马的第三“高利卡”军团,最终悉数被歼。

此时的唐军中军大营危在旦夕,李嗣业脱光战袍赤膊上阵,火速率领两千五百名兄弟手持陌刀如墙而进,在陌刀的翻飞之中,李嗣业大吼一声:“当嗣业者,人马俱碎!”,一刹那间,生猛异常的叛军被李嗣业率领的陌刀队连人带马砍为粉齑。

图片 8

叛军骑兵猛烈冲杀的势头被陌刀队死死的压制了下来,唐军重新集结力量展开了新一轮的反扑,最终斩首六万,叛军溃不成军,满地尸体流血漂杵。

今天斯洛伐克境内的一座罗马堡垒遗址 靠近多瑙河

这是《旧唐书》中记载的一次惨烈战斗,李嗣业所率领的陌刀队在这场战役中彻底地扭转了战争格局,为唐军收复长安立下了汗马功劳。

不仅如此,或许是与帕提亚人亲缘关系较近的原因,伊阿基格斯骑兵同样擅长追击、回撤、设伏等游牧经典战术。他们从不与对手正面对抗,而是经常将敌人引诱到有利地形后才聚而歼之。这种战略正是罗马人最忌惮的。

因为陌刀杀伤力巨大,在盛唐时期,陌刀作为一种唐军独门兵器而单独成序列的装备部队,而另据《唐六典》记载:“陌刀,长刀也,步兵所持,盖古之斩马,刀重十五斤,又名砍刀,长七尺,刃长三尺,柄长四尺,下用铁钻。马步水路咸可用。力士持之,以腰力旋斩挡者皆为齑粉!”

而且,由于起源游牧民族的关系,伊阿基格斯人对外交往显得极其自私自利。在罗马人看来,他们表里不一、时叛时附。比如在图拉真入侵达西亚时,能作为盟友出工出力。但在战争结束后立即为争夺战利品而翻脸相向。因此,对罗马人而言,这些游牧蛮族是远比日耳曼人狡诈而头疼的存在。

图片 9

图片 10

根据陌刀相关记载的推测还原_图

伊阿基格斯人在达契亚战争中协助过罗马人

从史料记载来看,陌刀长约七尺,根据单位换算,唐朝的一尺合今30.7厘米,也就是整个刀身长达到两米多,而光刀刃就足足将近一米之长,而换成今天的单位计算,陌刀更是重达20多斤,要拿动这种体型硕大的兵器本身已经很费力气了,更别说上阵杀敌斩马了。

冰河陷阱

所以在唐朝能够被选入陌刀队的成员,最基本的前提就是必须具备膂力过人的强大力量,否则,连陌刀都拿不起,你怎么上阵杀敌?除此之外,光有一身蛮力还不能算作合格的陌刀队员,陌刀的使用方法很单一,就是双手持刀劈砍骑兵,因此砍杀技巧是必须学会的基本功,只有经过长期的训练才能发挥出陌刀一击必杀的恐怖威力。

图片 11伊阿基格斯人的多次袭击
逼着罗马人展开惩戒

正是由于陌刀威力巨大流血漂杵,唐朝政府规定严禁陌刀陪葬,时至今日仍旧未发现陌刀出土的实物,而史料对于陌刀的形制也仅仅只是寥寥数笔,因此,后人很难想象出陌刀的真实形状。

公元167年的马科曼尼战争爆发之初,伊阿基格斯人就曾协助反叛的马科曼尼人和夸狄人,系统地劫掠在达西亚的罗马殖民地,仅虏获人口就高达十万。因此,当罗马人战胜了为祸最烈的马科曼尼人和夸狄人以后,这支萨尔马提亚部族就成了他们接下来要着重报复的目标。

图片 12

公元174年初,罗马皇帝马库斯•奥勒留斯将行辕由卡努恩图姆移往西尔米乌姆。那里靠近匈牙利平原上的伊阿基格斯人游牧区,是很好的对游牧蛮族作战的后勤基地。哲学家皇帝此举显然有对后者宣战的意图。

游牧骑兵_图

图片 13

虽然史料未对陌刀的形制详加描述,但近年来,有部分古兵器专家通过大量文史资料考证,复原出了一支唐朝时期的陌刀。经过测试,陌刀在成年男子的一挥之下,将一头死猪拦腰斩断,这也从中印证了《太白阴经》和《唐六典》等历史古典文献中对唐陌刀威力的描述。

哲学家皇帝 马库斯.奥勒良

然而,这种令骑兵闻风丧胆极度恐怖的大杀器却在唐朝以后逐渐销声匿迹,仿佛陌刀就是上天专门为大唐量身定制的一门独门兵器,保佑着唐朝开疆拓土、戡乱异族,陌刀为何在此后唐以后的历朝中逐渐消亡?

然而伊阿基格斯人绝不肯坐以待毙,他们自负战力强大,竟然主动向帝国军团发起了挑战。几乎与皇帝转移行辕同时,一支精锐的蛮族骑兵穿越冰封的多瑙河面,侵入潘诺尼亚行省。这种行为立即招致了罗马军团的反击,双方很快就进入激烈的直接对抗阶段。

我们可以从历史进程和陌刀本身窥探天机。陌刀的制作流程极为复杂,且造价非常昂贵,一口陌刀约合两批战马的价钱,这种造价成本昂贵且工艺繁琐的兵器,只有大唐这样国力雄厚的中央政府才能负担的起。

和以往的惯例一样,伊阿基格斯骑兵在发现敌人追踪而至的时,迅速撤到冰封的多瑙河面上,企图诱导罗马军队,进入这片对他们而言再熟悉不过的战场。

图片 14

图片 15

唐朝骑兵_图

萨尔马提亚骑兵且战且退 将罗马人逐步吸引到预设战场

加之唐朝以后明朝以前的数百年间,中原王朝始终处于异族入侵、分崩离析的状态,特别是此后的两宋更是面对外族入侵始终处于防御的战略态势,而陌刀作为配合骑兵主动出击的“反坦克式”武器,自然与两宋拒城而守的战略部署格格不入,再者,唐政府在安史之乱后,皇帝权威大为削弱,而陌刀作为令人闻风丧胆的恐怖利器,唐朝历届皇帝都严令陌刀不得陪葬,更不允许民间私造,导致陌刀实物进一步失传。

相关文章